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军事 > 军事历史

谁曾中流遏飞舟—电影《鸣梁》没法告诉你的事

2016-11-20 15:50:15
摘要:笔者不想讳言自己过去对韩国电影的那些偏见。即便是被视为21世纪亚洲战争电影经典之战的《太极旗飘扬》和《高地战》,也曾被笔者打上“过于狗血”、“煽情做作”的标签。即便是这部据说在韩国创造了票房神话的《鸣梁》,笔者在没有观影之前,也曾吐槽说只有

李舜臣画像

作者:红色猎隼

谁曾中流遏飞舟——电影《鸣梁》没法告诉你的事

笔者不想讳言自己过去对韩国电影的那些偏见。即便是被视为21世纪亚洲战争电影经典之战的《太极旗飘扬》和《高地战》,也曾被笔者打上“过于狗血”、“煽情做作”的标签。即便是这部据说在韩国创造了票房神话的《鸣梁》,笔者在没有观影之前,也曾吐槽说只有“棒子才会相信李舜臣能用12艘战舰击败对手上百条船”。但看过影片之后,我沉默了。倒不是这部电影在史实和道具方面无懈可击。而是其独特的叙事手法和堪称行云流水的镜头运用,让笔者忘记了这只是一部电影,一度相信了那场发生在公元1597年10月26日鸣梁海峡的战斗正是如电影中那般的荡气回肠。

一、日本侵朝前的朝鲜党争

自公元1392年李成桂废黜高丽末代君主“恭让王”,建立朝鲜王国以来。为巩固自己的“僭主统治”,李成桂家族不得不通过以各种名目授予亲贵田地,以收买其忠诚,是为“科田制”。而除了授予亲贵、重臣的“勋田”和“科田”之外,朝鲜王国还将大量的土地切割成小块授予地方豪强,由于这些受领者有义务为国征战,因此又被称为“军田”。而这些拥有世袭私田的既得利益集团在朝鲜王朝时期因其“文东武西”而合称“两班贵族”。

“科田制”和“两班贵族”这样的顶层制度设计,无疑是有利于最高统治者的。但朝鲜地狭民稠,在蛋糕无法持续做大的情况下,为了争夺“分蛋糕”的话语权,一系列“士祸”和“党争”也就在所难免了。而日本发动侵朝战争之际,正值朝鲜“东、西党人”之争未平,“南、北党人”之争又起的节骨眼上。和多数东亚地区的朋党之争一样,朝鲜的东、西、南、北四人党也是拿儒学经典和最高统治者的血统说事。当然他们争来争去也不是为了辨明程朱理学的核心是“性”还是“气”,又或者李成桂有没有汉族或者蒙古的血统。核心的目标还是要以大义的名分将对方赶出朝堂。公元1591年,朝鲜东西两党为了国王李昖的“继承者们”又闹将起来。虽然这场“建储之争”以东人党的全面获胜而告终,但对“政治失足”的西人党究竟该赶尽杀绝还是“费厄泼赖”东人党内部又产生了分歧,进而分裂成了以李山海为首的北人党和以柳成龙为首的南人党。而就在这连番朋党之争中场休息之时,一年前出使日本的“黄金组合”回来了。

“黄金组合”指的是“西人党”的黄允吉和“东人党”的金诚一。既然党派不同,那么给出的日本国情通报自然也不可能是一样。黄允吉说日本“兵强马壮,武士当国”。金诚一就说不过是“色厉内荏,不足为患”。黄允吉说丰成秀吉“深目星眸,闪闪射人”,金诚一就说那其实叫“目光如鼠”。从事态的后续发展来看,黄允吉的说法显然更符合当时日本的国情,但此时的朝堂之上都是他的政敌,又怎么会有人替他帮腔。于是在“弹丸岛国不足为虑”的“东人党”大合唱中,朝鲜国王李昖也觉得没必要庸人自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