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军事 > 军事历史

老舍父亲是皇城护军 死在八国联军枪口下

2016-11-20 15:50:10
摘要:今年是人民艺术家老舍先生诞辰115周年。1899年,腊月二十三,全北平都在欢送灶王爷上天的时刻,老舍诞生在北京小羊圈胡同一户贫困的旗人家庭。父母为他取名“庆春”,大概含有庆贺春来、前景美好之意。上学后,他自己更名为舒舍予,含有“舍弃自我”,

核心提示: 到1900年,八国联军打来了。城破之日,皇城里的西太后已带着皇上大臣跑了,而身为护军的父亲,还守在地安门与洋人交火。枪子打着了火药,瞬间爆炸。气息奄奄的父亲被老舍堂哥发现时,是在地安门附近北长街一个粮店里。兵荒马乱枪炮横飞,死里逃生的堂哥只带回了父亲的一只破袜。

老舍 资料图

今年是人民艺术家老舍先生诞辰115周年。1899年,腊月二十三,全北平都在欢送灶王爷上天的时刻,老舍诞生在北京小羊圈胡同一户贫困的旗人家庭。父母为他取名“庆春”,大概含有庆贺春来、前景美好之意。上学后,他自己更名为舒舍予,含有“舍弃自我”,亦即“忘我”的意思。

作为作家的老舍,一生专注于用文字描绘他热爱的土地和人民。他的作品,大多取材于城市平民的生活和命运,尤其擅长刻画大时代里中下层市民的内心,用日常平凡的场景反映普遍的社会冲突,笔触往往延伸到对民族精神和民族命运的思考,让人从轻快诙谐之中品味出生活的严峻和沉重。他行文的语言,大多提炼自北京白话,且把“想得深”的思想内容,用“说得俏”的语言表达出来,活泼幽默却又精致深刻。

老舍始终不曾脱离平凡的劳动者。在他住家门口,常年摆着桌椅茶壶,他喜欢请路过的车夫、小贩、邮差等等认识或不认识的人在这里喝茶歇脚聊聊天。在他的心里,作家和一切靠手艺吃饭的“匠”一样,都是用心才能做好的劳动者。

母亲是第一个老师

老舍先生曾写过一篇文章,阐述怎样才能成为一个作家,他开篇便写到态度:“我想,一位写家既已成为写家,就该不管怎么苦,工作怎样繁重,还要继续努力,以期成为好的写家,更好的写家,最好的写家。同时,他须认清:一个写家既不能兼作木匠、瓦匠,他便该承认五行八作的地位与价值,不该把自己视为至高无上,而把别人踩在脚底下。”

这段话,是作为作家的老舍先生一生恪守的信念。为人民写作,继而为民族写作,他始终把自己和他笔下的百姓连接在一起。在他的人生中,他始终不曾忘本。他曾如此自述:

生于北平,三岁失怙,可谓无父。志学之年,帝王不存,可谓无君。无父无君,特别孝爱老母,布尔乔亚之仁未能一扫空也。幼读三百千,不求甚解。继学师范,遂奠教书匠之基。

及壮,餬口四方,教书为业,甚难发财;每购奖券,以得末彩为荣,示甘于寒贱也。二十七岁,发愤著书,科学哲学无所懂,故写小说,博大家一笑,没什么了不得。

甲午战争后的中国,大清朝已是强弩之末,割地赔款,民不聊生。1899年1月,农历戊戌年腊月二十三酉时,老舍出生在北平小羊圈胡同一个底层旗人的家庭。在他之前,家中三男四女七个孩子已夭折了仨。他出生时,父亲舒永寿,一个月薪仅3两饷银的护军,正在皇城当值;母亲因为失血过多,昏迷不醒。幸亏大姐及时赶到,老舍才不至于冻死。醒来后的母亲抱着这个小生命,欢喜却也悲苦。世道飘零,有一顿没一顿的穷苦人家,添丁尽是愁。可是穷亲戚穷街坊们并不这么想,大家七拼八凑,按满族的习俗,给这个“灶王爷升天”时节落地的小生命办了“洗三”仪式。按节气,父亲为他起名舒庆春,母亲给他的小名是小狗尾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