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军事 > 防务观察

评论:极端势力爆发或让中东齑粉化秩序重洗牌

2016-11-20 15:50:34
摘要:在约旦打击中东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背后,隐藏着人们对伊斯兰世界未来走向的深层忧虑。要想在解决殖民时代遗留问题的同时,铲除极端势力、重振世俗化进程,仅依靠阿拉伯国家自身,恐怕力有未逮。近日,“伊斯兰国(IS)”残忍地对约旦飞行员卡萨斯贝施以

  重塑中东,光靠“国王上阵”并不够

  在约旦打击中东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背后,隐藏着人们对伊斯兰世界未来走向的深层忧虑。要想在解决殖民时代遗留问题的同时,铲除极端势力、重振世俗化进程,仅依靠阿拉伯国家自身,恐怕力有未逮。

  近日,“伊斯兰国(IS)”残忍地对约旦飞行员卡萨斯贝施以火刑,激起了整个阿拉伯世界的极大愤慨。当事国约旦更是举国震惊,要求对恐怖分子进行“惊天动地的报复”。约旦空军随即大举出击,甚至传出了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将御驾亲征,亲自上阵轰炸极端分子的消息。虽然约旦官方很快辟谣,但国王英武的形象已然深入人心,传播效果堪比好莱坞大片。

  约旦以牙还牙的复仇行动,确实令人拍手称快。阿卜杜拉二世在电视演讲中宣布,“我们发动这场战争来保护我们的信仰、价值观及人类原则”,堪称IS肆虐以来国际社会少见的“正能量”,激起了从西方到东方的一片叫好,显示出世界对温和派阿拉伯国家和世俗化伊斯兰世界的认同与赞赏,这也是自法国《查理周刊》遇袭事件以来所罕有的。

  当然,现实永远不像电影那般善恶分明。

  约旦表面上并不参加海外军事行动,但卡萨斯贝的被俘却说明,该国在美国主导的反恐战争中扮演的角色并不简单。打击IS的主战场在叙利亚,但在背后支持叙利亚反对派、试图推翻阿萨德政权的势力里,恰恰有某些海湾国家的影子。现在来谈打击IS,约旦的立场未免尴尬,何况还要因此冒“同美国走得太近”的风险。围绕着IS的中东玩家已经够多,约旦现在强势入局,不能不考虑自身的处境。

  约旦本就是小国,身处以色列、叙利亚、伊拉克和沙特之间的“四战之地”。约旦王室哈希姆王朝则是“外来户”,国内部族对其有一定疏离感,对其亲西方的政策也有非议,即使是在卡萨斯贝遇害后,约旦国内依然有反对参与反恐的声音。虽然阿卜杜拉二世着力巩固了国内的团结,但要真正把“复仇战争”变成“全面战争”,这步棋还需要国王好好斟酌。

  在约旦出兵的背后,隐藏着人们对伊斯兰世界未来走向的深层忧虑。

  约旦王国作为西方人为分割并扶持起来的国家,拥有难得的稳定以及开明、西化的形象,其具体表现就是身着西装的阿卜杜拉二世:他母亲是英国人,从小接受西方精英教育,他不仅能引用伊斯特伍德电影里的经典台词,还跑到《星际迷航》里过了把龙套瘾。此外,约旦的政治和社会制度较沙特和卡塔尔等国更为现代化,这些都构成了一幅颇受西方,也包括所有世俗国家青睐的、温和的阿拉伯国家的形象。

  可是,这种形象在当下的中东可谓岌岌可危——由凯末尔和纳赛尔等先驱推动的伊斯兰世界世俗化进程,正面临灰飞烟灭的危险,中东有从碎片化向齑粉化发展的倾向。用我们熟悉的话说,中东国家仍未找到适合的发展道路,极端势力和思想正在不同文明之间制造断层线。

  近期有一本关于中东的新书,因为重新启用《阿拉伯的劳伦斯》这个标题而吸引了不少眼球。但更值得关注的,是它长长的副标:“战争、谎言、帝国愚行与现代中东的形成”。现代中东的轮廓是英法两国在一个世纪前强行划定的,欧洲的老牌殖民者在中东制造了笔直的国境线,很多时候硬生生地割裂了文明有机体的血肉,约旦王国就是这种人工拼凑的典型产物;看看历史书就知道,约旦本是大马士革和巴勒斯坦的腹地,本不该被分割出来而独立存在。

  独立的约旦王国毕竟存在了近100年,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对英法当年的傲慢、狭隘与无知的嘲讽。要改变现有秩序,难免伴随着暴力与血腥,导致中东陷入漫长的混乱和无序,甚至颠覆世俗政权和民族国家的框架,这无疑是西方和东方都无法接受的。

  今天,以IS为代表的极端势力就像一战时阿拉伯人的民族情绪一样爆发出来,中东的秩序或许将面临重新洗牌。蓦然回首,身为一介真正为阿拉伯世界着想的西方人,劳伦斯和他的传奇已恍若隔世。如今的西方需要回头看看当年那段历史,从中学习并汲取经验。(袁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