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军事 > 防务观察

香港青少年军总会:报效国家天经地义 不算洗脑

2016-11-20 15:50:29
摘要:陈振彬:青少年军的概念,源自前特首董建华夫人董赵洪娉联同驻港部队和教育局合办的“香港青少年军事夏令营”和后期的“大学生军事夏令营”,以增进青少年对驻港部队的认识,10年来参与人数达3000人。在十多天的训练中,很多参加的学生建立了感情,有些

  原题:香港青少年军总会主席陈振彬接受《环球时报》专访称 报效国家天经地义,不算洗脑

  香港青少年军总会上月宣布成立以来,在香港社会受到广泛关注,有反对派人士质疑该组织进行“洗脑教育”。对此,香港青少年军总会主席陈振彬日前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时表示,报效国家是天经地义的事,不算洗脑。青少年军总会就是要帮助香港青少年培养优秀品格,将来建设香港、报效国家。

  最早是青年学生自发发起

  环球时报:为何要组建青少年军?

  陈振彬:青少年军的概念,源自前特首董建华夫人董赵洪娉联同驻港部队和教育局合办的“香港青少年军事夏令营”和后期的“大学生军事夏令营”,以增进青少年对驻港部队的认识,10年来参与人数达3000人。在十多天的训练中,很多参加的学生建立了感情,有些人提出不如成立一个组织。这群学生有抱负,有魄力,我们便协助他们组成青少年军。

  环球时报:年轻人参加青少年军,会有什么收获?

  屏蔽此推广内容  陈振彬:青少年军总会通过律己以严的制服团体形式,提供经常性的纪律培训,教授中式步操,让学员可以在训练中习得坚强意志,培养青少年自律自省、团结和刻苦耐劳的精神,将来建设香港、报效国家。

  环球时报:您提到“建设香港、报效国家”,成员誓词中也有类似表述,有反对派媒体质疑这是“洗脑”,您认为呢?

  陈振彬:年轻人参加青少年军,都是自愿的。而且,香港是一个开放的社会,信息自由流通,我相信很难去对年轻人进行洗脑。再说,报效国家是天经地义的事,不算洗脑。

  有成年人打电话想加入

  环球时报:青少年军总会与驻港部队是什么关系?

  陈振彬:有鉴于解放军驻港部队过往十分支持军事夏令营活动,青少年军总会邀请解放军驻港部队总司令谭本宏少将出任荣誉赞助人。至于我们在军营内举行成立典礼,也是因为以往军事夏令营在军营内举办,因此才会向解放军驻港部队借用场地。

  环球时报:现有多少成员?

  陈振彬:青少年军成立的那天,有300多名学生出席,但宣誓入会的只有数十名曾参与青少年军事夏令营的大学生,其余学生为观礼。现未开放招募中小学生,以后未成年人士加入也需获家长同意。到目前为止,我们已收到100多人报名,反映良好。有市民更亲自打电话问我们,为什么成年人不可以参加?这说明青少年军得到了许多香港人的支持和认同。

  香港年轻人不可有鸵鸟心态

  环球时报:去年不少年轻人参与“占中”,您怎么看?

  陈振彬:这场运动反映出香港青年对《基本法》认识不足。比方说,中英联合声明根本没有提及给香港人普选,是中央政府在《基本法》中提出普选,但一些香港年轻人却要求英国政府介入香港政改;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能否普选,中央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一些年轻人却提出“香港问题香港解决”的口号。这些现象都反映过往学校教育《基本法》时,过分专注“两制”,少谈“一国”。

  环球时报:说到香港青年的教育问题,您认为有哪些需要改进的方向?

  陈振彬:除了要加强关于《基本法》及一国两制的教育,还要加强历史教育。近年极少数香港年轻人对殖民地迷恋,认为港英政府统治下的香港很好。但我们这些1997年前已经生活在香港的人都知道,当年殖民政府有不少施政问题和社会问题,例如,当年英国人对中国人有歧视,如督察一定是外国人,华人只能做警员;又如廉政公署之所以成立,是因为当年社会贪污严重,并不是年轻人想象的那么美好。但不少1997年前后出生的香港学生,对英国殖民历史未必了解。所以我觉得青少年应该多认识历史。

  全球化背景下,香港年轻人面对的竞争不再只来自本地区,未来要放眼世界,不可像鸵鸟般埋首沙堆。要开放自己,多历练,锻炼应变与抗逆能力。(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凌 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