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 中国历史

开国将军内战中豪言:光四野也能跟蒋介石一争天下

2016-10-28 10:40:03
摘要:核心提示:将军豪气万丈,挥手直指关内,曰:“单是我们四野也能跟蒋介石一争天下!” 本文摘自:《开国将军轶事》,作者:吴东峰,出版:解放军文艺出版社黄永胜将军,高大魁伟,长耳厚唇,貌丰神朗,神采飞扬。晚

核心提示:将军豪气万丈,挥手直指关内,曰:“单是我们四野也能跟蒋介石一争天下!”

 

本文摘自:《开国将军轶事》,作者:吴东峰,出版: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黄永胜将军,高大魁伟,长耳厚唇,貌丰神朗,神采飞扬。晚年因涉及参与“林彪事件”入狱,见之者谓容色大异,骨瘦如柴,萎靡不振,无不长叹息也。

辽沈战役后,东北野战军浩浩荡荡入关。某日,黄永胜将军率八纵过山海关。将军豪气万丈,挥手直指关内,曰:“单是我们四野也能跟蒋介石一争天下!”而后将军率部挥师南下,直驱中南,解放广州,横扫八桂,强渡海南,屡建战功。建国后先后任第十三兵团司令员、中南军区副司令员、广州军区司令员,镇守南疆近二十年,人称“中南王”。

黄永胜将军,湖北咸宁人,放牛娃出身。曾读一年私塾,参加红军后由士兵而班长,由班长而排长,积数十年军功,官至解放军总参谋长。杨成武将军曾言,黄永胜是我军由战士到班长、由班长到排长,一级一级打上来的。有人问杨,你不也是一级一级打上来的?杨答曰:“不,我当过团政委。当没当过军事干部大不一样。”

黄永胜将军原名黄叙钱。1927年秋,将军随起义部队上井冈山。某日,国军偷袭至红军前敌委员会与红四军军部附近,时任班长的黄永胜将军主动率全班奋起反击,击退敌军。战斗结束后,毛泽东问之姓名,将军答:“报告毛委员,我叫黄叙钱。”毛泽东又问:“哪个叙字哪个钱呀?”将军答之。毛曰:“叙钱,叙钱,革命战士不应讲钱嘛!”即为之改名“永胜”。

1933年,红军一位师长率两个团欲投敌,黄永胜将军闻讯,率一团追赶,将全师安然带回。将军由此获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颁发的“三等红星勋章”。据云,东北决战前夕,三兵团司令员程子华因黄永胜作风问题,建议林彪以段叔权易黄永胜任八纵队司令员。林彪对曰:“辽西三战三捷,永胜兵不过两万五,半月歼敌一万六,功劳不小。”又曰:“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就这样吧。”程子华不悦而退。

黄永胜将军带兵有方,治军有术,尤善管理,颇有心得。

将军曰,管理教育,犹如制作木桶,不但要把木板刨光刨平,外围还要上竹箍,不然桶还是散的,仍然不能装水。这个“刨”就是教育,“箍”就是管理,两者密切结合,才能成为有组织的力量。

解放战争中,四野部队南下时,黄永胜将军曾组织连以上干部言传身教行军中的管理经验,将军曰:“行军中的管理管什么理什么?衣食住行都要管,都要理。所谓衣,就是穿得舒服吗?鞋子合脚吗?袜子里有线头有没有剪掉呢?包脚布包得好不好?所谓食,就是战士吃饱了吗?有没有吃生饭?饭里有没有沙子?有喝凉水的没有?所谓行,就是走的步子快慢恰当吗?起了风沙,风镜戴了没有?鞋子里有土,是否叫他停下来把土倒出来再走?所谓住,就是要看看地上湿不湿?铺草薄不薄?房子卫不卫生?有没有蚊子,怎样解决?”

某日中午,太阳正毒。黄永胜将军至正在行进中的某团,召团长政委问:“为什么不休息?”答:“战士们不同意中间休息。”将军问:“太阳最大时休息好,还是太阳不毒时休息好?”继曰:“行军休息要注意保持战士体力,也要计算得失利弊。懂吗?”团长政委恍然醒悟,立即命令就地休息,将军又曰:“第一次休息要长一点,不能少于15分钟。”言毕策马而去。

黄永胜将军曰,行军关键是要掌握好时间。要全部人马集合在一起再走,也是形式主义。步兵不应该和炮兵同时起床,这样可以避免一些疲劳。指挥员要精确计算好出发时间,各部队就可以沿途加入行军行列。大部队行动掌握时间上稍微不注意,前面站几分钟,后面就要跑两个钟头。

黄永胜将军潇洒战场,亦潇洒舞场。将军舞姿翩翩,风度迷人,建国后常便服出入广州高级歌舞场,酒酣舞热,乐而忘归。其时,将军任广州军区司令员。据云,林彪于“文革”中关于“大节与小节”之讲话,即指黄永胜将军。

建国后某年,黄永胜将军至深圳某部视察,入夜于部队篮球场拉电灯跳舞。其时董必武于广州冬休,闻之大怒,急召将军回,主持召开由陶铸、黄永胜、詹才芳三人参加的党小组会。黄永胜将军闻讯,急找詹才芳将军求情:“你去和董老说说,让我过关,下次再也不敢了。”党小组会上,黄永胜将军连连检讨不迭。董老离穗后,黄永胜将军大喜,又屡屡下舞场。

黄永胜将军夫人项辉芳告余,1950年3月,将军与吴富善等三人,带三千港币,擅自潜入香港,游览三天,后受中央通报批评和党内警告处分一次。项辉芳言,其时黄永胜诓之曰,我军将解放香港,受命先行入港侦察地形,约三日。项辉芳信之。三日后,不见将军回。项急找时任十三兵团政委的赖传珠,问:“老黄到香港去了,怎么还没有回来?”赖大惊,问:“他怎么到香港了?”项曰:“不是你们组织上派他去的吗?”赖急报告军委。项辉芳曰:“当时,香港国民党特务很多,三位军级干部到香港玩,可是件大事。黄永胜他们回来后,大家才放下心来。”

黄永胜将军下部队视察,喜与“捣蛋兵”交朋友。将军曰,过去我也是“捣蛋兵”,我懂他们的心思。某部某连一排三班战士张竹初为全连“刺头兵”。某年1月9日,黄永胜将军至该连视察,提出与张竹初交朋友。是年春节,张竹初即收到黄永胜将军一封贺年信。“刺头兵”大为感动,由此奋发向上,被评为“五好战士”。

广州军区某武装部政委娶后妻,妻带一女,有几分姿色。“文革”前,有人写信揭发该政委与其女有染。军区专案组即赴该部调查,妻、女皆供有此事。专案组下令逮捕该政委。恰黄永胜将军路过该部闻是案,即召专案组成员听取汇报。将军边听边问,所有过程和细节,均穷根究底。将军当即拍板曰,暂时不要逮捕,作调动工作处理。后,专案组根据将军指示,深入调查此案,果如将军所料,该案为另一领导串通其女诬告所致。

建国后原边防某师级干部,老实本份,工作积极。因办公室为沙面一高级住宅,有人揭发他:“地板打蜡,墙上挂画,桌上玻璃,生活腐化”,过的是资产阶级生活,被开除党籍。黄永胜将军闻之,便亲自到该师级干部办公室视察,将军言:“这地板不打蜡就会坏,墙上挂的画是过去留下来的,我们的办公桌上都有玻璃啊。不算,不算。”故该师级干部被及时解脱也。

原广东省军区党办主任王哲敏告余,1958年军委、总部曾做两条决定:一是部队军官家属回乡;二是部分干部到北大荒开荒。是年军委扩大会期间,毛泽东召大区领导了解部队情况。毛泽东问:“现在部队情况如何?”黄永胜将军首先发言道:“思想动荡,都不愿干了。”毛问:“怎么回事?”将军举上述决定事。毛泽东问:“有多大的面?”黄答:“起码百分之七、八十。”毛又问沈阳军区司令员陈锡联,陈答:“超过了百分之七十。”后,总部及时停止家属回乡和军官到北大荒的做法,军心大定也。

著名作家白刃言,黄永胜将军满虽口粗话,亦满肚风雅。将军能背上百首古诗词,偶尔还会写几句诗。白刃曾见将军保存一张老照片:三人,将军居中。照片背面有将军题诗曰:“南征北战二十春,今日南下见乡亲,战友已故我独回,小照一纸今犹存。”林彪事件后,人们于叶群卡片盒中发现黄永胜将军的一首诗:“缠缠五个月,亲手折几枝;虽是寒冬月,黄叶热恋时。”“批陈整风”时,黄永胜将军曾于分组讨论时念古诗一首:“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人皆不解何意,将军自知也。

黄永胜将军夫人项辉芳告余,将军喜读杂书。武打、言情、风水、相学,将军无所不知。家中藏有杂书一千余册。亦喜古典音乐,尤喜京剧。将军卧室置一台老式唱机,洗手间置一台日本进口的磁带录放机,工作再忙也要不时的听上一段。

项辉芳又言,黄永胜将军能于行军中睡觉,边走边睡,还会做梦。某日行军,项辉芳见黄永胜和邓华均站在路边不动,项上前问:“怎么不走啊?”黄、邓仍不动,项以手推之亦不动,继闻黄、邓两人酣声起。后,项以手使劲摇之,黄、邓方惊醒,遂率部队继续前进。

曾思玉将军言,1967年1月22日,毛泽东于人民大会堂接见出席军委碰头会的各军区负责人。毛泽东在其他中央领导陪同下来到会见厅,正欲与大家握手交谈。黄永胜将军突然举起右臂,高呼口号:“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曾思玉将军言,其时见毛由微笑而严肃,表情陡变,直接走进队伍,照完相,主席曰:“多此一举,讨死嫌。”言罢即走,未回头也。是时,大家感觉到了气氛不好,都埋怨黄永胜多此一举。

“文革”中某日。江青不打招呼,突然到北京西山军委办事组。秘书满圆刚引领她楼上楼下转了一圈。黄永胜将军闻之,大怒,立即召集军委办事组人员开会。黄曰:“谁叫你们带江青乱跑的?你们要知道,中央委员里面并不都是好人,中央委员里面也有坏人。”

“文革”中某日,军委办事处开会,邱会作将军言江青要一套特制军裤,即后殿装一块海绵垫子。黄永胜将军“哈哈”大笑,曰:“江青的屁股是假屁股呀!”

项辉芳回忆言:九大前夕某日。黄永胜、吴法宪、叶群于家中密谈。曰:“谁抢班夺权?十一楼(江青)要向一组(毛主席)夺权”;又曰:“十一楼要把军事博物馆的八一军徽换上秋收起义标志,一组没有同意”;又曰:“十一楼讲看了一部电影,部队跳摇摆舞,丑死了。我们部队什么时侯跳过摇摆舞。”十一楼为江青代号有时以“慈禧”代之,一组为毛泽东代号,二组为周恩来代号。林彪事件后,项辉芳写了七封揭发信,主要内容为林彪一伙反对江青的罪证。

项辉芳告余,文革中某日,纪登奎曾请她于京西宾馆看电影。纪一人陪同。外国片,大意为一位皇帝领兵出征御敌,大胜。班师回朝后,则发现皇后与一位大将好上了。项辉芳曰:“看了这部电影,我一夜没有睡好觉。”

1969年10月17日,黄永胜将军向全军下达了《首长关于加强战备,防止敌人突然袭击的紧急指示》,即林彪的“一号命令”。某日,江青突然问黄永胜将军:“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报告主席?”将军急对曰:“林总叫我先请示主席,我怕突发事件出现,就边执行边汇报。请江青向主席解释。”江青曰:“此事只你我二人知道,不要对任何人说。”黄永胜将军诺诺应答,急报告林彪。林彪闻之,沉默不语。

黄永胜将军言“林彪事件”:“武将不敌文人,林彪之死是天意。”

“文革”期间,黄永胜将军大红大紫。曾任中共政治局委员,解放军总参谋长,参与了林彪夺取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的阴谋活动。1971年被撤职,1973年被开除党籍。1981年1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确认黄永胜是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判处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1983年4月26日,黄永胜将军于青岛保外就医时因病去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