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 中国历史

国民党将领被上级骂军阀大怒:参加革命就为打倒军阀

2016-10-28 10:40:01
摘要:核心提示:他也出乎意料,没想到我会这么凶。他说:“你侮辱我!为什么说我是‘匪谍’?”我说:“你为什么说我是军阀?我们革命就是打倒军阀嘛!说我是军阀不

核心提示:他也出乎意料,没想到我会这么凶。他说:“你侮辱我!为什么说我是‘匪谍’?”我说:“你为什么说我是军阀?我们革命就是打倒军阀嘛!说我是军阀不是侮辱我?”

本文摘自:《盛文先生口述历史》,口述者:盛文,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十、抽调陕北“剿”共部队的争辩

(一)陕北部队不能抽调的原因

共党首都克复之后,我们继续“清剿”陕北共党,原计划将陕北肃清之后再全力肃清山西。但是“剿”共工作一直持续到三十六年下半年,因为共党盘踞太久,残余势力仍根深蒂固,他们从山西的西北部一直到陕北一带到处流窜。当黄河解冻之后,我们将黄河过道封锁,把共党完全困在陕甘宁边区。当我们正着手将彻底“清剿”共党的计划付诸实施的时候,没想到呈报国防部之后,国防部在三十六年十一月底来命令:“限西安绥靖公署抽调有力的三个军开豫东黄泛区‘围剿’陈毅!”我认为这项命令不妥当,第一,陕北共党即将消灭,如果在此时把兵力抽调出去,陕北共党一定死灰复燃,甚至于整个西北都有沦陷的可能,战局势必转胜为败。为了免于功败垂成,陕北的国军是不能调的。第二,在豫东方面的战局,即使把我们调去也无济于事。国防部的命令说,国军在黄泛区已经把陈毅的东、南、北三面合围,只剩下西面一个缺口,叫我们出三个军,把西面的缺口堵住。国防部认为这样陈毅就被国军整个包围了。这种想法非常不合逻辑,从陕北到关中相隔七百余里,关中到豫东还有一千四五百里,总计从陕北到豫东有两千多里路。这一带的铁路全为共党所破坏,火车固然不能利用,而汽车我们也没有,只能徒步,从陕北到豫东徒步行军则非一个月不能到达,那么徒步走到那里有没有一个月不变化的敌情呢?这是绝不可能的!

我马上申述理由,不能调!国防部的命令永远是以老先生的名义,但这些都是刘斐的主意,他是共谍,那时我们还没有证据。我们的答复去了之后,接着复电又来了,国防部不同意我们的计划,仍旧命令必须抽调!我觉得太荒谬了,这项命令我们不能接受,第二次申述不抽调的理由,说明等待陕北“剿”共告一段落后全部调过去。结果,第三个电报又来了,“三道金牌”命令抽调!胡长官再打一个电报给蒋主席说:抽调的命令接到了,但这时不好调,须等待陕北告一段落才行。老先生回答说:“叫盛文来再研究研究!”于是,我去了。一月三十一日到达南京。

(二)我和刘斐间的激辩

他看我开始顶撞他了,于是想压制我。他说:“你们这种作风,中央三令五申,仍然按兵不动。如果部队都像你们这样,连兵都调你们不动,那中央还成其为中央,我们什么都不必做了!”

我说:“今天我们负这个责任,对你不妥当的地方,我有责任贡献意见。你说各战区都像我们部队一样,中央就不成其中央,但各战区没有我们这种特殊情况呀!你过去调我们的部队,我们也没有调不动的。这次只因陕北情况特殊,我们只要求缓调,你这种计划是完全在替毛泽东做计划!在帮他的忙呀!你在帮他解围!”

这时,他向着我大叫。他说:“你完全是军阀作风!”

终于我也忍不住了。我说:“你形同‘匪谍’!”同时猛地向桌子捶了一拳,继续说:“你做政府的工作,替‘共匪’办事,你形同‘匪谍’!”

他也出乎意料,没想到我会这么凶。他说:“你侮辱我!为什么说我是‘匪谍’?”

我说:“你为什么说我是军阀?我们革命就是打倒军阀嘛!说我是军阀不是侮辱我?”

他说:“为什么说我是‘匪谍’?‘匪谍’要拿出证据来呀!”

我说:“替‘共匪’帮忙就是证据!”当时还不晓得他果真是共谍!

辩论至此,他突然和缓下来,也许是心虚,也许是见我强硬。他说:“好吧好吧!老弟!我长你几岁,可以称你老弟吧?”我没作声,这一次却轮到他说:“我们心平气和地谈谈,这是国防部的办公室,我们吵起来,让别人听到了不好意思。我们还是好好地谈吧。你旅途劳顿也辛苦了,情绪不太好。我们湖南有句俗话,不打不成亲家,彼此要是了解了情况,我比你长几岁,你让我一点也可以,我让你一点也可以,你用不着这样动肝火。”

我说:“刘次长,现在你是主持中央大计,一个计划做出来,不可能是百分之百正确,如果我们发现有不正确的地方,就是更改十次也不为过。我总觉得你这个计划离事实太远一点,今天即使你不调我们这部队,站在国家的立场,我也可以具申意见,你要调我们部队,我更要说话。你口口声声说我们违法抗命,我这次不是违法抗命来的!”虽然胡先生交代我不要跟刘斐冲突,但我不吃刘斐那一套。我继续说:“我这一次不是违法抗命来的,我来是为了修正你这个不合实际的计划。你毫无容人的雅量,如果凭个人意气是要误国家大事的,我觉得你武断、倨傲、太不适当,拿党国的命运在赌气,太不妥当,尤其你没有容人的雅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