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银行

从曹彤出走的N个版本看互联网银行的迷途

2016-10-28 10:29:43
摘要:经济观察网子钺/文开业不足一年,微众银行行长曹彤便选择了离开。这位赴任前剃了光头,雄心勃勃期待“从头开始”,甚至为“下海”放弃了局级身份的传统金融人

经济观察网 子钺/文 开业不足一年,微众银行行长曹彤便选择了离开。这位赴任前剃了光头,雄心勃勃期待“从头开始”,甚至为“下海”放弃了局级身份的传统金融人,恐怕从未想过自己职业生涯的这次转型会如匆匆的结束。

因为联系不到本人,市场充斥着对曹彤“出走”理由的各种猜测。是没能挺过传统金融人与互联网的磨合之痛?还是与众多平安系高管的理念不合?但不管怎样,背后都折射出互联网银行的发展迷途。互联网银行路在何方,或许需要重新审视。

曹彤“出走”的N个版本

2015年9月10日下午,微众银行正式对外确认,行长曹彤因个人原因确认离职,正在走流程。

在银行业工作20余年的曹彤先后供职于中国人民银行、招商银行、中信银行,担任微众银行行长前为中国进出口银行副行长。

对于曹彤的“出走”有各种版本:

1)被平安系包围 各方角力难以避免

作为一家新成立的银行,总要有各派人马的磨合。在微众银行的全明星高管团队中,董事长顾敏、首席信息官马智涛、首席风险官王世俊、首席合规官及首席运营官万军、副行长梁瑶兰以及黄黎明均来自平安系。在11名高管(董事长、行长、7个副行长,董秘、消费信贷总监)中,在平安系有过工作经历的达到了7个。

值得注意的是,在曹彤离职后,微众高管团队将主要以平安系为主。有消息称,公司监事长李南青将接替曹彤担任行长,公开资料显示,在出任微众银行监事长之前,李南青是平安银行董秘。而监事长一职由原副行长梁瑶兰接任,在加入微众银行前,梁瑶兰是原平安银行信用卡中心总经理。

各家媒体的报道对此更有佐证:

一财:某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曹彤本就是金融业少壮派的代表,年少得志,已经是中管干部了。可到了微众银行遇到的都是年富力强的金融骨干,各方角力显然难以避免。

“在一家银行里没有自己的人,难度有多大?”某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尽管曹彤本身也有一些想法,也很有银行的管理经验,但微众银行确实比较特殊,完全在做创新的事情,从协调资源到沟通监管,再到产品研发都很有挑战性。

南都:一位微众银行内部员工告诉记者,曹彤在微众银行期间,高管之间并未发生分歧冲突。但曹彤的行事风格确实与微众银行董事长顾敏有所不同。

2)传统金融人与互联网的磨合之痛

传统银行人与互联网企业,注定要有一定磨合期。二者无论是在思维和理念上,还是在具体的公司治理层面都容易产生分析。媒体的报道中也有佐证:

上海证券报:有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微众银行作为国内首家互联网银行其经营方式更加突出互联网基因,公司治理也更具特色,因此,在磨合中难免出现分歧,这才是离职最终的原因。

3)并非不看好互联网金融

离职后的曹彤并未离开互联网金融领域,有消息称,他将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创业,做以资产证券化业务的互联网平台。或许这能侧面看出,曹彤并非不看好互联网金融行业,离开或有其他因素。

互联网银行路在何方?

曹彤的离职引发业界对互联网银行未来走向的关注和讨论,更反映了互联网银行的发展困境。

环绕在互联网银行头顶的光环早已黯然失色。因为远程开户功能迟迟无法实现,互联网银行目前只能依靠其他银行的银行卡给用户做身份验证,开立的账户为弱实名账户。根据监管要求,弱实名账户不能吸收存款。

微众银行资产端来源大部分都是同业拆借,一方面成本较高,另一方面因为丧失了作为银行吸收存款的优势,资金不足,业务无法做大,这可能是束缚互联网银行发展的最大困境。

就在曹彤确认离职前一天,9月9日,招商银行刚恢复了对微众银行的核身接口,该接口一度在9月7日被招行关闭,导致招行用户无法买入微众银行产品。这一事件充分暴露出互联网银行不能开户的弱点——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

但监管层对远程开户政策的态度谨慎,令互联网银行只能在夹缝中生存。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樊爽文曾表示,通过人脸识别远程开户应该先订立一个普遍性的标准,在此基础上再制定金融标准,因为开户是打击洗钱等违法犯罪活动的基础,因此央行对此十分谨慎。

既然远程开户问题并非短期能够解决,那么,互联网银行未来路在何方?

互联网银行只能走“轻资产”模式,就像微众银行的定位是一家连接客户和传统金融机构的平台,其盈利模式并不是传统的存贷利差或者银行的中间业务收入,而是来自于与合作金融机构的业务成果分享。

当然,对于曹彤的离职也没有必要过度解读,互联网银行的发展并非一蹴而就,还是且行且珍惜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