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财经资讯

美联储加息步伐加快 不想被“剪羊毛”须积极应对

2016-12-25 17:14:27
摘要:此外,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多次表示将减税并提振美国制造业,这也让外界认为,美联储将加快加息步伐。

  美联储的“靴子”终于落地。北京时间12月15日凌晨,美联储宣布上调联邦基金利率0.25个百分点,至0.50%-0.75%。国际货币应声暴跌。美元霸权之下,被“剪羊毛”的可能性让世界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时刻警惕。

  3只“靴子”高高挂起

  “这是美联储十年以来的第二次加息。上一次是2015年12月。”CNN引用美联储主席耶伦的话称,“自从今年年中开始,经济增速提升。我们预期经济将继续表现良好。”

  的确,近期美国经济的各项数据看好。正如CNN指出的,美国已经连续74个月增加了工作岗位,失业率降至4.6%,创下2007年以来最低。“尽管速度缓慢,但是美国经济已经连续7年实现增长。”

  美国劳工部12月14日公布的数据也显示,美国11月生产者物价指数高于预期,创今年6月份来最大环比升幅,意味着美国通胀率正在向2%的目标靠拢。

  “此次美联储加息是预料之中,不过有些新的信息,比如美国就业状况、通胀水平、经济增长等方面的数字显示出,未来加息步伐可能会加快。这一点对市场影响比较大。”中国社科院金融所研究员尹中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美联储预计,今年美国经济增速为1.9%,明年升至2.1%。预期通胀率将从2016年的1.5%升至2017年的1.9%,2018年达到2%目标。官员们对未来数年多个经济领域的预期较9月预期普遍更为乐观。

  此外,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多次表示将减税并提振美国制造业,这也让外界认为,美联储将加快加息步伐。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文章认为,美联储十年来第二次上调短期利率,并预期明年收紧的步伐将更快,这是对美国经济复苏势头增强且可能会进一步受到共和党减税政策刺激的回应。

  穆迪分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詹迪也向法新社表示,特朗普的当选改变了货币政策的政治环境,赤字增大将很可能需要刺激政策,这可能会导致美联储急剧加息。

  据BBC报道,美联储的政策制定者对2017年加息次数的预估中值从之前的两次上调至3次,每次25个基点。

  2016年,美联储的“靴子”终于落下,但是,目前看来,明年似乎已经出现了3只“靴子”。

  又一场腥风血雨

  美联储加息消息一出,美股巨震,美元指数迅速拉升,非美元货币暴跌。麻烦缠身的欧元遭遇雪上加霜,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承受重压。又一场腥风血雨拉开帷幕。

  1986年,美国第一次在拉丁美洲地区上演“剪羊毛”。之后,每一次美联储加息的消息都引发市场大变动。“从以往经验看,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美联储的持续加息都引起了范围较大的金融危机的产生。”尹中立说,“剪羊毛”或许不是美国有意为之,结果却的确是许多国家的利益遭到了极大损害。

  这一次,新兴市场压力巨大。

  美联储加息令新兴市场资金外流压力增大,对全球其他股市产生利空。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分析师表示,短期来看,特朗普计划实施的财政扩张政策和市场对加息的预期,会导致资金回流美国和美元升值,这将给新兴市场国家带来压力。

  “美联储加息必定对新兴市场国家带来负面影响。”对外经济与贸易大学教务处处长蒋先玲对本报说,“近几年,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复苏本来就缓慢,美联储加息将加剧资金从新兴市场国家离开,流向美国,让新兴市场国家雪上加霜。而且,接下来,美联储将加快加息步伐。这意味着新兴市场国家未来的经济发展环境和金融市场都将受到冲击。”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投资者在周三纷纷挂牌出售新兴市场资产,一项主要发展中国家货币指数在美联储加息并预示明年还有更多加息之后,跌到一个月来的最低点,凸显了美国利率上升和美元走强使得新兴市场资产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大幅下降。而在此之前,亚洲新兴市场刚刚遭受了自2013年“缩减恐慌”以来最严重的月度资金外流。澳新银行数据显示,在“特朗普恐慌”中,11月份亚洲新兴经济体股票和债券市场净流出220亿美元。

  分析指出,此次美联储或将利用一连串快速加息抑制通胀抬头,这将对亚洲的借款者造成很大冲击。根据法国兴业银行的研究,美国利率升高还将抑制新兴市场资产的吸引力,新兴市场的货币往往在资金净流入时只获得小幅升值,却在资金流出时大幅贬值。

  冲击已经开始了。“我不认为存在‘剪羊毛’的阴谋论,但是美联储加息的确在事实上构成了对他国的伤害。”尹中立说,“上世纪70年代,美国前财长约翰·康纳利有过很精辟的分析,他说,‘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问题’。”

  现实再次证明了康纳利的正确。

  “美元已经失宠”

  自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美元霸权地位至今,美元主宰全球经济已有70余年。美国利用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的中心地位及其在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经济机构的优势地位,强行推行以邻为壑的货币政策,某种程度上造成了全球经济金融秩序的动荡。弱势美元实际上成为美国转嫁危机的手段之一,由此带给各国更多的错配风险与外部冲击。

  “对于美元的霸权地位,外界质疑已久。”蒋先玲说。

  事实上,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去美元化”呼声日渐高涨。各国也在采取相应措施。比如,俄罗斯中央银行一直在出售其美国国债购买黄金,这一举动被称作“去美元化”。截至今年10月,俄罗斯中央银行持有882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与2014年持有的1318亿美元相比有一个显著的变化。今年3月,美国对法国巴黎银行开出天价罚单后,法国央行行长诺亚明确表示,法国企业应该尽可能多地使用他国货币,这符合法国企业的利益最大化;比如中国和欧洲间的贸易,可以使用欧元和人民币,停止使用美元。海湾国家正在采取措施减少它们对于美元的依赖。沙特持续抛售美国国债。今年1月,印度和伊朗同意以印度卢比作为原油销售的结算货币。

  “从特朗普目前的一些表态来看,他入主白宫后,美国在全球应该是战略收缩态势,他的重点会放在振兴制造业、增加就业机会等国内经济问题上。我认为,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元霸权地位可能会受到一定的限制。”蒋先玲说,“而且,此次美联储加息,新兴市场再受冲击,或将促使各国考虑,是否要进一步与美元脱钩。”

  知名经济学家麦金农曾说过:“美元已经失宠”。但是,当前,美元的霸权地位依然无人能撼动。要想避免一次次被“剪羊毛”的危险,各国必须继续摸索应对之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