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考古 > 文化古物

古董钟表修复:未被湮没的机械奇迹

2014-02-20 00:33:07
摘要:人们总爱问我,在我所修复过的钟表和机械之中,哪些是最难忘的?其实,每一款时计或机械装置的修复都不是一蹴而就,当在修复过程中体验、学习、并且巩固那些濒临失传的奥妙技艺,并产生新领悟、迸发新灵感时,我相信,那是对这些藏品最高形式的致敬。在我所修

  人们总爱问我,在我所修复过的钟表和机械之中,哪些是最难忘的?其实,每一款时计或机械装置的修复都不是一蹴而就,当在修复过程中体验、学习、并且巩固那些濒临失传的奥妙技艺,并产生新领悟、迸发新灵感时,我相信,那是对这些藏品最高形式的致敬。

  在我所修复完结的作品中,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是“魔法师”烟草盒。上世纪80年代初,山度士家族和山度士家族基金会主席Pierre Landolt表示对我的修复工作很感兴趣,并希望我为他们修复家族私藏的时计和古董机械。这种基于信任的私交让修复在我的生命中占据了更大的位置。至于他们的藏品有多有趣?我想从一只烟草盒开讲:作为绅士的玩物,一只200多年前的烟草盒能制作成如何精巧的模样?山度士家族藏品中的“魔法师”烟草盒给了我们一次实证的机会:烟盒施以雕刻和珐琅技法,在方寸之上手绘有栩栩如生的风景,曼妙精致。每每触动机械装置,烟盒手绘图上的山洞里便会出现一位魔术师,伴着两个音阶的乐曲款款登场。这场游戏为你预置了12个问题,想要知道答案的话,将问题放在烟盒小巧的抽屉里,接下来只见魔法师挥动魔法棒,对着身边的树轻轻一触,答案就立刻显现出来!一起来看看两个世纪前大家都在关心些什么:

  世界上最美好的地方是?—— 日内瓦

  15岁女孩最大的梦想是?—— 一夜长大

  最珍贵的财富是?—— 智慧……

  这些趣味盎然的元素碰撞在一起,不仅展现了技师超凡的艺术和机械工艺,还极具观赏性和功能性。现代的我们依然对它赞不绝口。而我,也为这一“魔法”的再现而深感欣慰。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另一件作品是宝玑交感座钟(Sympathique Clock),它是我最为得意的作品之一。十八世纪的怀表使用者常常有个棘手的问题:无论走时多么精准,睡前不上链或外出一、二天忘带,表就停了。宝玑先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于是在1805年左右,他完成了交感座钟(Sympathique Clock) ,这一“让座钟带动怀表走”的杰作:只要一台具备奇特放置怀表托架的座钟,每晚睡前,将怀表置于托架上,座钟便可自动为怀表补充动力,而无须手动上链。翌日,怀表的走时亦被座钟调校得完全一致。交感座钟独特的技艺表达,使它成为当时名流竞相收藏的珍品,在历经多年后的今日,仍是各大博物馆争相搜罗的重要珍藏。

  被委以修复如此珍品,让我一下子就着了迷,却也愈发发现挑战之大:座钟和配套怀表的机芯已经年久失修,不仅无法实现座钟为怀表自动上链和校对时间的神奇功能,连各自正常运行都无法保证……同行都深知这款座钟的复杂程度是如何让钟表修复师们望“钟”兴叹,而当时的我,翻阅了瑞士各大博物馆和图书馆里一切可能有关交感座钟的蛛丝马迹,将自己完全沉浸到宝玑先生的世界中去,每一个最细微的拆解、发现、修补和改动都予以记录……1991年,“宝玑制表艺术”(The Art of Breguet)拍卖会开幕前夕,宝玑交感座钟被成功修复,昔日光彩与艺术价值得以留存,同时也兼顾了“历史需求”和“审美需求”。我得承认,虽然在此之前我已修复了诸多令我惊叹的作品,但宝玑交感座钟的修复对于我的职业“表”情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

  在帕玛强尼,钟表修复是一门面向未来的艺术。作为无尽的知识之源,修复,给我和更多年轻的制表师们提供了取之不竭的灵感。如今,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制表技艺中心之一,帕玛强尼修复工坊接受从个人到博物馆关于时计和机械修复的各种咨询。我们强调修复本身也是明日创造的灵感之源,并努力从这些灵感与经验中创造出新的机械部件,不断诠释时间的流逝,探索高级钟表的未来之路。(编辑董明洁李二民夏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