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考古 > 珍品鉴赏

记民国《国画月刊》的一场学术讨论

2014-03-04 18:48:38
摘要: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民国时期的上海美术界,美术期刊、著书立说甚是可观,百家争鸣、学术氛围颇浓,决不是某一学派、某一人说了算数而定音定调。尽管视角观点不同,甚至争论得面红耳赤,互不相让,亦不免有片面性,然而就实质而言,可贵在于都是为了继承和发
贺天健主编并题写刊名 贺天健主编并题写刊名

  黄 可

  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民国时期的上海美术界,美术期刊、著书立说甚是可观,百家争鸣、学术氛围颇浓,决不是某一学派、某一人说了算数而定音定调。尽管视角观点不同,甚至争论得面红耳赤,互不相让,亦不免有片面性,然而就实质而言,可贵在于都是为了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美术的优良传统,以及吸收外来艺术养料来创造中国新美术。

  民国时期上海美术界的美术期刊如雨后春笋般地创刊,先后创刊有《美术》杂志(1918年11月,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创刊)、《美育》月刊(1920年,中华美育创刊,吴梦非、周湘、丰子恺等编辑)、《晨光》美术杂志(1921年,晨光美术会创刊)、《艺术旬刊》(1923年,艺术学会创刊)、《艺术界》(1926年1月创刊,以月刊和双周刊出版,朱应鹏、徐蔚南等主编)、《新艺术》半月刊(1926年5月创刊,倪贻德主编)、《国粹月刊》(1929年1月,中国书画保存会创刊)、《美展》三日刊(1929年4月创刊,第一届全国美术展览会会刊,徐志摩等主编)、《艺苑》杂志(1929年9月,艺苑绘画研究所创刊,汪亚尘主编)、《美术生活》月刊(1934年4月创刊,吴朗西等编辑)、《铁马版画》(1936年1月,铁马版画会创刊)等近百种,而其中漫画刊物就有近三十种。如此多的美术期刊,除了发表各种不同风格流派的美术作品外,就是刊载美术专论、史论、评论,内容涉及中西美术的各个门类品种,并且引起不同观点的争论,例如1929年在《美展》三日刊上,徐悲鸿和徐志摩之间,就绘画创作关于重写实与重表现,展开了激烈的论战,这便是著名的“二徐之争”。

  在学术争鸣中,1934年,贺天健主编、由中国画会出版发行的《国画月刊》,从中西文化比较的视角,组织和展开关于中国山水画和西洋风景画的异同、如何取长补短的学术讨论,在美术史上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

  贺天健(1891-1977),江苏无锡人,定居上海。为学者型画家,精于山水画,兼长花卉画和画学理论。新中国成立后,出任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正院长为丰子恺),并受聘为中央美术学院民族美术研究所研究员。贺天健于民国时期的上海,亦是活跃的美术活动家,在担任中华书局国画编辑、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及上海昌明艺术专科学校等校国画教授的同时,主编出版《中国现代名画汇刊》,并于1932年参与创办中国画会和该会成立后创刊《国画月刊》,《国画月刊》之刊名亦由他题写。

  中国画会是当时中国最大的中国画家学术团体,拥有会员三百余人,全国各地的不少中国画家亦加入该会,实际上是全国性的中国画家团体,有着全国性的影响力。该会会址初设于上海华龙路(今雁荡路)80号,后移址为威海卫路(今威海路)674号。1934年11月10日创刊的《国画月刊》编辑部亦设在威海路。中国画会初由钱瘦铁主持会务,后由贺天健主持会务。

  上海是对中国传统绘画有所突破,具有创新精神的“海派绘画”的诞生地。成立于上海的中国画会,及聚集在上海的该画会的成员,深感革新中国画的责任在肩,于是决定运用《国画月刊》这个学术阵地,组织开展从中西绘画比较着手的学术探索,其总策划者正是贺天健先生。由中国画家主动提出中西绘画比较,设想中国画的革新问题,这不能不说是上海中国画家走在中国画坛前列之举。

  贺天健认为,中国山水画是中国传统绘画中最重要的一个门类,所以考虑探讨中国山水画与西洋风景画进行比较作为切入点。这在《国画月刊》第三期编者《中西山水画思想专刊前谈》和第四期贺天健《中国山水画在画科中打头之论证》两文中,可清楚看出策划意图。

  中国山水画与西洋风景画异同比较、取长补短之探讨,在《国画月刊》第四期和第五期上连续展开,即分为《国画月刊》第四期“中西山水画思想专号(上卷)”和第五期“中西山水画思想专号(下卷)”,共刊载论文十七篇。从确定的探讨总题目“中西山水画思想专号”来看,贺天健主持的这场学术讨论是很慎重的,即着眼在学术思想层面上,可以有不同的观点展开争鸣,慢慢通过讨论求得共识,然后落实到山水画创作的革新。而艺术革新必有一个反复探索的过程,经过不断总结经验,又上升到理论的学术层面,反过来再指导艺术创新实践。应该说,贺天健是把握了学术理论探讨和艺术实践之间的这种辩证科学关系。

  这一组讨论,发表的论文如下:一、郑午昌《中西山水画思想专刊展望》;二、贺天健《中国山水画在画科中打头之论证》;三、李宝泉《中国山水画的古典主义与自然主义》;四、黄宾虹《中国山水画的今昔之变迁》;五、谢海燕《中国山水画思想的渊源》;六、贺天健《中国山水画滥觞时期之推考》;七、俞剑华《中国山水画之写生》;八、倪贻德《西洋山水画技法检讨》;九、郑午昌《中国山水画的师资》;十、孙福熙《西洋画中的风景》;十一、陈影梅《西洋风景画与风景画家》;十二、李宝泉《印象派以后的西洋风景画》;十三、胡钟英女士遗著《中国山水画鉴赏家临摹家创作家之考核》;十四、贺天健《中国山水画今日之病态及其救济方法》;十五、陈抱一《关于西洋画上的几个问题》;十六、谢海燕《西洋山水画史的考察》;十七、陆丹林《谈新派画》。

  从发表的论文来看,可以看出策划者贺天健的学术胸怀是宽广的,组织了当时有中西画学理论修养的画家、学者,既有对中国山水画发展脉络、演变、特征和现状有深入研究者,又有对西洋美术中的风景画历史、发展和风格流派等深入研究者,更有美术史论和评论的专业学者如李宝泉、陆丹林等,所以甚是可贵。如此以中西绘画比较,来探讨中国山水画的发展、如何克服病态,在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是具有前瞻性的一场学术讨论。

返回顶部